折鹤兰

2016-03-11

 初到开十的时候,懵懂的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与期待。包括办公室里那盆儿奄奄一息的吊兰。

我近距离观察过它几次,叶尖的干枯犹如古稀老人的手,布满尘土的叶子宣示着它的孤独,分出的两株姐妹枝情况也不甚理想,更令人担忧的是它的土壤里被丢弃的茶叶铺满。可想而知,它一直在过夜的茶叶水的滋养下奋力生存。

起初,只是单纯的给它浇灌些许干净的水,不是很有耐心侍花弄草的我,并没有要让它重放光彩的强烈愿望。

有一天,它静悄悄的从繁杂的枝叶中长出一个新枝。它漂亮极了,颜色比其他枝要翠绿的多,也更加饱满,水灵灵的,甚是喜欢。好像不停地再暗示我,只要再多给它一些关心,再多帮助帮助它,似乎它就能站起来了。

每个清晨进来办公室,第一道映入眼帘的风景,便是那吊兰的一片青翠碧绿,一个舒心的笑脸轻松绽放。在繁忙的工作中,总会不经意的望向它的方向。每一次都有一抹清新的绿在眼前跳动,那又细又长的、向外伸展的、自然下垂的绿叶,勾勒出婆娑的倩影。那似乎是一种希望,驱使着我要为它做些什么。而后的几天,我找来了肥沃的土壤,观赏叶的营养液,还有一组迷你铁锹、迷你铁耙,很是可爱。开始了对它的改造。剩下的,便是静待花开。

过去了几周,吊兰在我的呵护下茁壮成长。现已长成了郁郁葱葱、生机盎然,既有气息又有娉婷的样子。十几片枝叶卯足了劲挤在花盆里萌发、升高,修长的绿枝披挂下来,在空中划出一道自然而优美的曲线,层层叠叠的枝叶中长出或一根或两根又绿又嫩的茎,从花盆里垂吊到半空中,茎端簇生出数丛由株芽形成的带根的小株叶,但却不见有任何开花的迹象。我怀疑了,原本的它会开花吗?

没有再去刻意的关注它,我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中。

一日早晨,我正苦恼于自己能否顺利完成工作任务。猛地一瞥,看到了零星的几点白色。我跑过去,仔细的观察它。在那新出的几个新茎上,长出了很小,很有生命力的花骨朵,含苞待放,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绽放。绿茎随风飘逸,如蝶似蜂,婀娜多姿,姗姗可爱。我兴奋极了。工作上的不自信转瞬即逝,随之而来的是大大的满足感和满满的自信心。我拿起相机,对着它给我的鼓励,拍了好些张特写。为了记录它的重放光彩,为了记录它绽放的日期,为了记录下它的坚强,为了记录它在我迷茫时给我的惊喜,为了记录我自己的努力有了结果。小小的折鹤兰,似是有意为我绽放。小小的我,何尝不是这纯净的折鹤兰呢?

每每驻足在吊兰前面,虔诚地注视,静静地欣赏,日子久了,忽然有了新的发现,新的感受打动心灵。我觉得不是我在养护着吊兰,给吊兰浇水、施肥、松土、修枝,让吊兰茁壮成长,而是吊兰在养护着我,吊兰用修长的绿叶、垂吊的绿茎和细巧的白花告诉我:她以她朴实的生命置换了办公室的空气,她的绿既美化了环境,又滋养了我干涩的双眼,还能抚慰我焦躁的内心。我在照顾吊兰的过程中对她倾注了情感,她就以她的美丽和灿烂来回馈我,原来吊兰也懂得感恩。

我喜爱看吊兰柔柔的枝、嫩嫩的叶、浅浅的色、白白的花,不事粉饰,静如处子。这小小的生命,总能让我心绪平静,倍感平和,给我以心灵的慰藉。这小小的生命,给了我太多的思绪,人生何尝不应该像这盆中的吊兰?虽微不足道,虽渺小卑微,但只要心中有绿,就一定会像吊兰一样,拼命地俯下身子,向下延伸自己的美丽,向上绽放自己的灿烂。

绿是可爱的,绿是美丽的,就让吊兰的绿永驻我心中,化去人生旅途上的疲惫,快乐的生活。

心如吊兰,青春常在。静静的等待,守护的,是心中那一抹绿色!

 

魏   群


 

 

 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